我想养一只牛
多了我也数不清
睡在牛身上
他丢了
我也丢了
挺好

自从奶牛小黑再次怀孕后
小橘连吃饭都让着她
结果两只猫的量被奶牛猫一只霸光
可怜的小橘只能呆看着

你们看见了我的大头
却看不到支撑这颗大脑袋的孱弱身躯...

大暑将至

其实也不是不困
就是不想睡
翻来覆去不想睡

鬼畜的紫微君

老猫波比16岁
越来越像孩子
现在竟然疯狂爱吃周黑鸭
实在不行 辣的肯德基也可以
完全逆生长了

所有的重逢,都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将离

iml5:


对花枉惹一愁吟
昨日负笛音
芍药何妨落尽
风回仙驾难寻

今后憔悴
凡心无计
闲里光阴
一纸素书能得
参差几许丹心


     ——调寄《朝中措·友赠芍药道别离》


    芍药,又名「将离」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总觉不信。

    《诗经》里唱:

溱与洧,方涣涣兮。士与女,方秉蕳兮。女曰观乎?士曰既且。且往观乎?洧之外,洵訏于且乐。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勺药。...

终于知道铲屎官水杯
为什么总是没水了!

钢铁直男紫微君的不屈之举!